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去年遭投诉,被指监管不力整改不到位

首页 > 新闻 > 财经
来源:财经 发布日期:2019-03-18 21:28 浏览:54次

成都温江区教育局局长、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被停职检查,事涉2018年年底学校食堂问题事件整改不到位、监管不力


《财经》记者 相惠莲 俞琴  黄姝静/文 鲁伟/编辑

事发五天之后,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品安全事件迎来“转折”——3月17日,有关部门通报称,在调看学校厨房内监控视频后,发现有人疑似制作虚假食材图片,并故意摆拍成为照片、视频。

此前的3月12日,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多位家长在社交媒体曝光大量图片与视频,控诉该校食堂疑似使用过期变质食物,部分食物疑似霉变,引发各界关注。

《财经》记者注意到,在3月17日的官方通报中,有关方面还指出“17个样品目前所检项目未发现问题”、“排除食源性疾病暴发,未接到学生激素超标、咳血、肾衰竭等情况报告”的调查进展,不过,通报中也提到,早在2018年即有学生家长投诉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问题,“本次事件暴露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在管理中存在的问题,校长被解聘,学校董事会也被责令重组。”

据《财经》记者了解,2018年年底,部分家长向学校反映,认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存在勾兑饮料、油炸食品和冷冻食品过多、价格过高等问题。在3月17日的通报中,成都温江区区长马烈红还透露,2018年针对家长反映成都实验七中学校食堂问题,“要求学校整改,但整改并不到位”,其还表示,“(有关部门)监管不力是肯定的。”

3月15日,温江区教育局局长黄晓东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赵勇登被停职检查,两位局长受到处理的原因是“在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部分学生家长反映小学部食堂管理问题中,履职不力,工作不到位,造成不良影响”。

《财经》记者查阅成都市政府网络理政平台发现,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品安全事件发生后,有市民向市长信箱投递“加强学校食堂管理的几条建议”的信件,称“这不是个案,这种现象在各级各类学校不同程度的普遍存在。 监管缺失是造成类似事件的主要原因”。此外,其主要建议包括严格落实学校领导、老师、食堂工作人员陪餐制度等。

多位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的教育领域专家表示,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品安全事件不论最终调查结果如何,但此事至少吸引了公众对学校食堂的特别关注。中国学校的食堂管理方面已出台了较多规定,但仍有改进空间。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实施细则尚未出台,使得对民办学校的监管依然存在许多模糊的地带,暂时无法解除人们的顾虑。

两官员因食堂问题被处理

《财经》在此前的报道中,即提到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曾在2018年卷入食堂问题风波。

来自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的学生家长赵静(化名)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孩子在入学仅半个月后,就得了急性肠胃炎,住院治疗一周。成都一家“三甲医院”的医生告诉赵静,孩子的症状可能和饮食问题有关系。赵静表示,一年下来,她向学校交了4.2万元学费和4000多元生活费、住宿费,如此高昂的费用,孩子的饮食问题却无法得到保障。

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曾获得“四川省示范性标准化学生食堂”的称号,颁发时间为2017年3月,颁发机构为四川省教育厅。不少家长对这个称号的含金量表示质疑。

有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家长向《财经》记者强调,家长们多次反映过学校食堂问题。

据《财经》记者了解,2018年年底,部分家长向学校反映,认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存在勾兑饮料、油炸食品和冷冻食品过多、价格过高等问题。

一份《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关于食堂问题的回复》印证了2018年学校食堂问题。这份落款日期为2018年12月25日的回复称,“针对家长提出的关于食堂的问题,学校、集团、委托管理方高度重视”,并提出“停止售卖各种勾兑饮料”、“营养套餐不添加冷冻食品原材料”、“不再售卖鸭血等营养价值不高的食品”、“限量供应鸡腿、鸡排、肉肠等食品”的“调整措施”。

在3月17日的通报会上,温江区区长马烈红提到2018年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问题时表示,去年12月份,网络理政平台上就有家长对此事进行了相关投诉,反映问题包括“学校伙食贵,使用速冻食品、油炸食品多”等。在整个处理过程中,相关部门对家长的投诉重视是不够的,回应是不及时的。要求学校整改,但整改并不到位。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做出了停职检查(温江区教育局局长黄晓东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赵勇登)的处理。具体要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,应该负什么责就负什么责,但监管不力是肯定。”

《财经》记者注意到,在前述《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关于食堂问题的回复》关于“控制食品安全”的措施中,有“食品原材料严格把关,严格落实索证索票程序,保证产品跟踪溯源,经得住职能部门的监察”的表述。2018年12月25日的回复中,还强调“一定会加强整改”,但3月17日通报中透露“要求学校整改,但整改并不到位”。

学生食堂成为牟利平台?

“此次涉及到的食堂多少有点问题,这毫无疑问。卫生问题在许多社会上的大食堂都很普遍。从检测结果看,这次问题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严重。因为家长很容易为孩子而担忧、着急,这次的问题可能被放大了。”上海行初教育服务机构创始人、上海行仕律师事务所首席业务顾问李春光告诉《财经》记者。

当前的法律对危害食品安全者设置了较高的惩罚。《刑法》规定,在生产、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,若致人死亡或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,可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。

由于学校食堂的优劣与否事关学生健康,教育部门对学生食堂的管理也比较严格和细致。比如,四川省在2014年和2018年都曾向各个学校下发通知,禁止学校食堂出售发芽土豆、四季豆、野生菌等高风险食品,中小学食堂禁售凉拌菜等。多地都将校长作为学校食堂工作的第一责任人,还要求每个环节的从业人员层层签订食品安全责任书。

李春光指出,在保障学生食堂供应的食品安全,在进货、加工、存储等环节都能有所作为,加强前置防控。在进货渠道方面,除了最初就避开有风险的食物,还有必要推动集中采买制度,尽量避免购买三无、不可溯源的食物,尽管成本会因此提高;在存储环节,相关的食品安全规范已经比较完备,一些硬件还不够完备的地区加强改进这方面即可;在加工环节,一些学校已经在推进食堂食品加工过程的透明化,能让家长在线上看到每天有什么菜品、如何制作、是否清洗干净、工作人员是否注重卫生等。

教育部门设计的规则始终将学校视为公益性事业,试图将追求利润的经营者拒之门外。贵州省在2012年取消了全省中小学、幼儿园食堂的对外承包,要求食堂“零利润”运行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,有的民办教育举办者能通过关联交易的方式将学校的后勤外包,外包公司如果和学校有利益关系,就会偷工减料。后勤服务的体量很大,是学校的内部管理问题,需要有一个公开透明的机制,防止利益输送。

“有地区规定,学校在外包服务中涉及的资金,在专款专户的条件下必须用完,而且不能有结余。学生交多少,就得用多少。经营者的利润可能来自政府的补贴,但有地区会要求补贴也必须用完。”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教育产业资深律师程知音表示。

李春光指出,教育界通常认为,学生食堂的收益不得超过5%,利润控制了,过程也就控制了。问题在于,餐饮行业的成本很难监控,承包商不一定都向合格的机构采购食品,有人就会铤而走险、以身试法,把食堂当成牟利的行业。

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食堂为例,部分家长认为,其为孩子的生活饮食支付了高昂费用,但学校提供的食品质量并不能让他们放心。家长赵静表示, “刚刚入校时,学校还给我们保证,一般学校吃的是3顿,他们按照国际标准,吃的是5顿,不会给孩子吃质量差的食物。”根据目前披露的信息,暂时无法证实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是否从食堂等后勤服务中获利。

《财经》记者查阅北京一家承包了多家大学食堂的餐饮公司的网页,其在一篇《学校食堂承包如何获得更多利润》的文章中称,“从源头上省,俗话说省的就是赚的。从早市或批发地购买食材,要比从菜市场上购买的同品质食材节省很多。”

一个发生在哈尔滨的案例是,一名食堂采买员擅自以单位用款为由,让粮油批发机构为其虚增采购金额、多开发票,在三年多套取了哈尔滨市公安局的66万元报销款。

民促法缝隙里的监管缺位

公开资料显示,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成立于2003年,本部设在温江,由名校成都七中领办,投资方冠城集团出资3亿元负责学校运营,这是一所挂牌的私立学校。

据《财经》此前报道,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对外宣称是“不要求合理回报的非营利性学校”,但另一方面,学校却签有业绩对赌协议,且在2015年净利润达7296万元、2016年净利润达8688万元, 2017年度1月-3月的净利润为2112.39万元。不仅如此,这家“公司化运作”的学校还曾计划在2021年底前实现上市。

2017年4月28日,皖新传媒(601801.SH)发布公告称,拟作价12.69亿元,收购冠城集团实际控制的高达投资65%的股权,实现间接收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65%的权益。

这起收购引发成都七中方面的不满,成都七中方面认为,上述收购中,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估值中包含“成都七中”、“七中实验”的品牌价值,而成都七中是上述品牌所有者;作为拥有小学、中学教育的民办全日制学校,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在被收购时签署的业绩对赌协议,与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中规定的义务教育阶段不得设立营利性学校规定相冲突。这起收购最终未能完成。2018年5月28日,皖新传媒宣布终止收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。

在很多专家看来,对于成都七中实验学校这类学校,政府暂时没有有效的监管手段,也没有足够的监管力量。2016年底,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(修正案)通过,2017年实施,但至今没有实施细则,也没有细则出台的时间表。

“学校的资产怎么核定,你怎么保证学校非营利运营的真实性?”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,食堂的问题,暴露出对学校进行监管是很难的。他指出,对学校分类管理的过程中,存在很多操作性的问题,比如怎么核实这些学校的资产、怎么判断账的真假、怎么确定信息是否准确?这些都是难点。

“在市级教育局,分管民办教育的科室一般只有两个工作人员,有食堂的至少也有几十所学校。”李春光说。在他看来,关联交易没有问题,但必须符合三公原则:公开、公平、公正。

3月16日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茅表示:“学校的食品安全触及社会的道德底线,社会的容忍度不是低,是零。” 张茅称,针对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安全事件,国务院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,多次做出批示,要求认真调查,排除风险隐患,“成都问题还没有最后查清”。

推荐阅读

央视315晚会“上榜”企业名单全曝光

褚时健走了,一代传奇落幕!他曾说:我80岁还在摸爬滚打


其他用户正在看


监制  |  蒋诗舟    责编  |  涂伟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